MBA朋友圈

你不是没有需求,你只是真的穷

何一个经济体里,供给等于需求。找不准需求,经济发展低迷,其实是因为老百姓真的没钱。如果换种方式,放松管制,财富再平衡,老百姓自己会用市场的手段告诉你很多的没有满足的需求。

原文标题 | 《如何寻找需求:财富再平衡》

作者 | 刘劲 长江商学院会计与金融学教授

来源 | 财新网


需求的三驾马车


在任何一个经济体里,供给等于需求。用通俗的话说,就是生产出来的东西都得派上用场。


比如说我们的经济只生产烧饼,生产多少是供给,消耗掉的是需求。自己吃的是消费,卖给外国人的是出口(为简单起见,先不考虑进口),留下以后吃的是投资。我们的供给正好等于消费、(净)出口、投资的总和。

  

从长期来看,我们的经济要增长,我们制造烧饼的能力就必须不断加强,这是供给侧的因素。但如果我们自己吃不了或者外国人不进口了,我们制造的能力再强,也无法提高供给,因为没有需求。


当然我们可以义无反顾地持续制造,但结果就是烧饼存货大量积压。解决的办法只有两个:要不明年只吃存货,不做新鲜烧饼了,但这样明年的GDP就会下降;要不把存货倒掉,这样虽然能保持生产和就业,但我们的财富(对烧饼的投资)会大幅缩水。所以,需求和供给对经济的贡献同等重要。没有市场的需求,我们的产能就没有意义。


需求是由什么决定的?财富。在市场经济里,任何有财富的人或机构都可以产生需求。需求的背后就是客户,真正的客户必须有钱。


从大类上讲,客户无外乎老百姓、企业、政府、外国人。其中,老百姓和外国人的需求是刚需,是所谓终端消费。企业的作用是生产和扩大再生产(投资)。由于企业生产的产品最后还是要卖到老百姓和外国人手里,所以企业的终端需求只是生产资本的积累(投资)。政府的需求有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转移支付(一般是把钱从富人那里转移到穷人那里)。由于转移支付只是个中间过程,所以政府的终端需求实际只有政府的消费和投资。加总起来,我们就又回到了需求的所谓“三驾马车”老百姓和政府的消费企业和政府的投资净出口

  

市场是为人民服务的最好机制


由于需求的核心是购买商品或服务的冲动,它的量就和消费者的使用需要、财富以及产品的价格有关。使用需要可以是刚需,例如吃喝拉撒睡、住房、交通、小孩子的教育、老年人的保健,等等;也可以是富裕以后人的需求,如旅游、奢侈品等。


价格是调节供需关系的核心因素,一般来讲,什么东西价格高了,供给就会增加,需求就会下降,反之亦然。同样,价格也会随着供需的力量对比波动。


在什么情况下需求会出问题?我们说需求本身是没有问题的,需求就是需求,我们肚子不饿自然就没有吃饭的需求,肚子不饿不吃饭不是个坏事。问题只能出在供给和需求的匹配上。


如果我们给一群老人修一个幼儿园,自然没有人用,这个供给就没有需求,这是因为没有使用需求。同样,如果我们到农村开个4S店卖奔驰宝马,自然没有客户,这个店就是白开了。但如果我们进行大甩卖,降价50%,所有的车很快就能卖掉,供需就能平衡。这是因为我们产品的价格和消费者的购买力必须匹配

  

所以,解决供需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能清楚地知道老百姓、政府、外国人到底有哪些使用需求,他们购买力有多大。

如果我们有14亿客户,每个客户有200种使用需求,每种需求有高中低三种价位,我们就一共有8400亿个不同的需求。要把这些需求都弄清楚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如果我们过分自信,觉得用一家公司(或者国家)就能弄清楚所有的需求,所有的生产都按一个从上而下的计划来做,我们获得的结果就是制造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老百姓需要的东西又紧缺,最后变成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前苏联、古巴、北韩都是这个模式。大家努不努力是一回事,但现象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

  

如果从上而下的计划不行,那如何来判断这么庞大复杂的需求矩阵呢?目前看来,唯一的办法是通过去中心化,让很多很多的公司去各自服务需求矩阵中一个局部。


这些公司可以通过调研知道大家到底需要什么。但调研费时费力,成本很高,最有效最重要最廉价的信息实际是商品价格:价格高了,公司就知道需求相对于供给在增长,是扩充产能的时候了,反之亦然。


这就是市场经济,我们中国人手里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富都是在引入市场经济后才创造出来的。市场的一个作用是让我们比较清晰地发现老百姓的需求是什么。市场是为人民服务最有效的机制。计划经济的问题是不知道人民到底需要什么。


需求低迷的最重要因素是收入太低


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需求需不需要管理?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因为供给和需求是平衡的,供给为需求而产生。


那为什么很多人说中国有内需不足的问题?之所以说内需不足,实际是有的供给并没有对应的需求。那没有需求的话,为什么还会有供给?最重要的原因是投资。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投资的目的都是为了服务未来的需求。未来的需求和现在的需求不一样,有一个判断的问题,决策者得根据情况判断未来的需求在哪里。


看看我国目前GDP的组成情况,消费占50%,投资占45%左右,净出口不到5%。45%的投资是个很高的比例,在发达国家这个比例不到一半。这么高的投资比例说明我们在做判断时有一个假定条件,就是未来的消费增长会非常快,以至于能消耗掉这些快速增长的产能。


这个假定条件显然不成立。过去增长很快的一块是净出口,但西方发达国家早已把手里的信用卡都刷爆了。外国人靠不住,那么就只剩下内需。如果中国经济要回到一个可持续增长的路上,消费的比重要从GDP的50%增长到至少70%以上。如果这种转型需要十年时间,每年消费的增长就得超过GDP整体增长将近4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如果GDP每年增速是6%,消费的增长就得是10%,是一个很高的速度。今后经济要增长,必须用消费拉动。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老百姓为什么不消费?

  

中国老百姓确实由于各种原因比外国人更喜欢储蓄。但消费不足的最重要原因其实不是储蓄,而是老百姓的收入不足。

纵观世界各国,消费的增长和收入的增长几乎是同步的,我们国家也不例外。近些年来,我国人均GDP的增速远高于人均收入的增速:从2003年到2017年,人均GDP增长了4倍,但人均收入却只增长了2倍多一点,结果是私人消费在经济中的占比不是上升了,而是下降了。


多出来的财富越来越多地积累到了政府和企业的手中。而企业和政府能做的事情就是投资。老百姓没有钱,怎么消费呢?加上高房价,对其它形式的消费更是雪上加霜地产生“挤压”效应:钱都拿去买房了,就没有剩余买其它东西。所以,增加消费就必须增加老百姓的收入。


财富再平衡是增加收入的必经之路


如何增加老百姓的收入?除了经济的整体增长外,只能是从企业和政府向老百姓让利。减低个人所得税是个很好的开始,但要想减税的钱从哪里来?如果不是从企业或政府那里拿,就只能靠增加国家的债务。


这种减税不会有明显的效果,因为国家的债务也是从老百姓那里借来的,等于老百姓自己借钱给自己。这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哪位大侠跳到空中后,把右脚往左脚上一踩,又凭空拔高一丈,不符合物理原理。所以钱只能是从企业和政府那里拿。中国需要的是一个财富的再平衡。

  

应该说,中国所有的企业(包括民企和国企),以及政府(包括中央和地方政府),都需要参与到这种财富再平衡的过程中来。一个生态体系,可以有老虎、羚羊、青草。老虎太多,羚羊就会绝迹;羚羊太多,草会被吃光,最后让羚羊和老虎也都饿死。所以为了整个生态系统的健康,老虎的生存基础是羚羊,所以要保护羚羊;羚羊的生存基础是青草,所以要保护青草。浓郁的青草是整个生态系统健康的最根本条件。


老百姓的消费就是经济体系的青草。只有老百姓有钱了,才能消费,企业才能赚钱,政府才能收税。老百姓没有钱,企业的产能再大,也无法开工,也就没有利润,政府也就没了税收来源。


因此,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哪怕为了自身的利益,也应该想方设法让老百姓富起来。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需要追赶的目标就是美国了。美国老百姓收入和消费各占GDP的70%,但支撑了全球最大的股市、最大的债市、最大的房地产市场、最强的军队,和超一流的科研力量。其成功说明了藏富于民是个多赢的策略。我国政府和企业掌握了50%的经济资源,头太重、脚太轻,自然是发展的最大瓶颈。

国有企业在这个贫富再平衡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里倒不是说国有企业有多少财富能拿来分给老百姓——国有企业确实有大量的资产,有统计说有100多万亿元——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国有企业的效率低,所以为了维持国有企业,老百姓不得不每年向它们大量输血。这种利益输送主要有两个途径:


一个是通过以银行为中心的国有金融体系,通过对利率的管制,银行从老百姓那里以低成本获得储蓄,然后再优先以低于市场的成本贷款给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可以把钱拿来经营,也可以直接把钱拿去到市场上去做理财就能赚钱。这种盈利模式显然并没有价值创造,是寻租式行为。


第二个方式是以市场的准入限制来对国企进行政策倾斜。国企可以干所有的事情,民企只能干其中的一部分。准入限制降低了行业的竞争力度,国企得以垄断,民企失去了机会,给老百姓带来的是更高的价格和更差的服务。


怎样才能停止这种利益输送,让老百姓有更高的财产性收入?国企通过改革提高效率是关键。如果没有效率的提高,国企没有持续的供血就无法为继。由于国企的总量巨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国企改革的成败是中国今后经济成败的胜负手。

  

财富再平衡的合理方式是转移支付

刺激基建起到阻碍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财富再平衡的过程中,供给和需求的匹配必须是一个核心的考量。老百姓的需求是多维的:饮食、服装、住房、教育、医疗、交通、娱乐、政府服务等。为了简单起见,我们假设老百姓只有两种需求,教育和住房。


个税减少后,大家手里有钱了,并不是在两种维度上都会有同样的需求。比如他们很可能需要更多更好的教育,但因为已经买了房子,可能对住房就并没有更高的需求,那么正确的办法就是减少对住房的投资,用省下来的钱来充当减税的资金来源,这样在不增加债务的情况下可以促进财富再平衡。 如果错误地把钱从教育里拿,结果就是需求增加了但供给却减少了,就会引起价格的虚涨而老百姓却没有得到实际的好处。


从整体上看,中国正处于人均GDP9000美元的阶段,社会整体需求的方向是教育、医疗、养老、文化娱乐、旅游、金融服务等以人为核心的软件投入,而不是基础建设、房地产等这类硬件的再投资。所以从行业上讲,政府为刺激经济对硬件的加大投资对财富再平衡实际有负面效应。中国现在经济的一个主要矛盾是软件和硬件的不匹配,硬件相对太多,软件相对太少。不把这个弄清楚,经济只能越来越走形。

如果对基础建设增大投资是促进内需的错误方式,什么是更好的方式呢?实际很简单,减税、增加转移支付就可以了。老百姓有了钱自然会去买他们需要的东西,需求就会产生,供给不足的话,价格就会上涨;企业看到价格上涨带来的盈利机会,自然会扩大老百姓需要的产能,给老百姓带来更好的教育、医疗、养老等等服务。


有人可能会说,基础建设投资中国进行了几十年,效果不是很好吗?再说,就人均的基础设施资产上看,中国仍然远低于美国,空间不是很大吗?


第一种想法之所以错误是因为中国以前的高投资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服务出口,但目前国际需求已然到顶,美国发动的贸易战就是一个例证。


第二种想法的错误之处在于没有考虑到平衡在经济健康中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国各方面的人均匹配都低于美国。光拿出基础设施来比较的话,得出的结论一定是错误的。


这就像一个中等收入的人如果得到一笔财富,变成一个更富有的人,他应该用增加的财富来提高生活质量的方方面面,比如饮食、住房、教育、医疗等等。这样可以让他的幸福指数最大化。如果他不吃不喝把钱都用来买辆法拉利过一下当富人的瘾显然是非常愚蠢的。有了钱,车也可以好一点,但不能把钱都花到车上。


那么谁来判断他最需要什么?当然是老百姓自己。有谁比老百姓自己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需求呢?如果我们想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一点,给他钱就可以了。我们直接买一辆法拉利送个他,他卖也卖不掉 ——这种做法,肯定是吃力不讨好。

  

高端消费也是消费,也需要鼓励


消费的另一个层面是所谓“高端消费”。根据福布斯的统计,以美元计的百万富翁,中国有200多万人,在世界上排第二,仅次于美国。如果考虑中国在国际上较低的物价水平以及统计上的疏漏,中国有高端消费能力的人应该是在千万的数量级。


这些人的消费也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但他们的消费和普通中产阶级很不一样,他们对产品的质量要求会非常高,种类也不尽相同。普通的中产阶级有了多余的收入,可能会改善一些生活的基本需求;这些富裕阶层可能是买奢侈品,打高尔夫球,到国外旅游。这些需求听起来好像和我们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不符,所以无论是政府和社会都时不时会对这些消费行为进行打压。


但如果我们不提供这些需求的供给就只有两种可能会发生:或者这些高端消费需求被遏制住了,这些财富变成了投资,继续扭曲经济的合理结构;或者这些富裕阶层到国外去完成他们的消费,用他们的需求拉动其它国家的经济增长了。


由于我国的教育资源有限、体制落后、质量欠佳,大量的家庭把孩子们送到国外留学。很多家庭甚至在孩子上中学时就送孩子们出国。在2017年,世界上18%的留学生来自中国,光在美国就有35万的中国留学生,澳大利亚有11万,英国有9万,日本有7.5万。如果每个留学生每年平均花两万美元,这就是个上百亿美元的市场。

我们可以试想,如果中国放开对教育行业的管制,允许国内国际教育机构借鉴国际经验、在国内设立更多的国际一流的学校,这些需求不就能拉动中国自己的经济增长吗?即使在国家内陆有意识形态上的考量不愿意放开,是不是可以在最大的经济特区海南岛先行先试呢?

  

再拿旅游来说。我国每年有上亿人出国旅游。和其它国家不同的是,我国的旅游者人均消费是世界最高的,每次出国3000多美元。所以,国际旅游是个4000亿美元的市场。看看我国旅游者购买的东西不难看出他们买的大多数东西都是所谓奢侈品,比如高档化妆品、保健品、箱包、服装等。之所以这么能买不是因为他们比外国人有钱,而是因为关税使这些奢侈品的价格在国外大大地低于国内。那么,这里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非要逼老百姓到国外消费呢?如果中国减低或取消关税,这些购物行为不就发生在国内了吗?老百姓到国外开眼界当然是个好事,但不见得非得让他大包小包地买东西吧?  

最后我们再看看高尔夫。 这是个国际流行的体育运动,是个很大的产业。高尔夫与其他运动有很大的不同:其一,它是一个真正老少皆宜的运动,10岁就可以开始打,一直到80岁。其二,它的成本高,要买球具、设备,很多球场还有球童的服务。一个高尔夫爱好者每年可能有几千到十几万元的花销,一个球场可以提供几百个就业岗位。美国人口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但有1.5万个球场。我国只有几百个,跟韩国差不多。


我国高尔夫发展不起来是因为政策的限制。政府不支持高尔夫的发展,不批准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于是球场就很少,价格就很贵,真正变成了一种超高端消费。在美国的公共球场打一场球经常是20美元球费,对中产阶级不是个问题,在我国没有100美元下不来。由于需求大,供给又少得可怜,于是经常有人铤而走险违规建设球场,被发现后又再推掉,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这里的问题是,要拉动内需,我们也得让这种高端消费有它合法合规的渠道。如果不给这些喜欢打高尔夫球的高收入阶层提供一个健康的渠道,这些人的消费如何提高呢?再多吃一顿饭,多买一件衣服恐怕并不是他们所需要的。把钱都去买烟抽、买茅台酒喝了更是有损健康。如果他们也不消费,那就又只能投资基建了。


以上只是几个例子,想说明的是消费需求和基建投资是两种思维。基建是可以像野战军将军一样拿着地图布置任务;消费需求来得琐碎,东一点西一点,这儿几百亿那儿几百亿,但加起来是个庞大的数字。如果我们用自上而下的老眼光,拿个再大的地图,恐怕也找不到这些需求。但你换种方式,放松管制,老百姓自己会用市场的手段告诉你很多的没有满足的需求。


结语


我国的经济结构有很严重的供需匹配问题。老百姓的消费不足有两个原因: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大大低于GDP增速高端消费的渠道不畅


因此,我国内需的提振需要一个财富的再平衡,企业、政府向老百姓让利。国有企业的效率提升是关键。另一方面,高端消费也是需求,一样需要鼓励。我国从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转变的核心问题是观念的转变。需求来自老百姓,不是政府;老百姓自己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他们有了更高的收入,自然会告诉市场他们的需求有哪些,而我们只要让市场正常运转,供给一定会产生,然后经济就发展了。因为无论如何,需求等于供给。

精彩华章

  • 媒体报道

  • 学员活动

  • 华章上课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