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朋友圈

我们在上财找到了四位哪吒


这个暑假,“国漫之光”——《哪吒之魔童降世》火了。
看过的人都说这是一部爆燃的剧,细腻、柔情和超燃。
全剧最大的亮点在于哪吒的“不认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
相信很多人被这句哪吒在高潮阶段吼出的话击中了。

人生哪能事事如意,
生活和工作又何曾饶过我们。
所以,我们今天想聊一聊,
面对一个个冥冥中注定的困局,
你是逆来顺受,还是主动求变?
我们以旁观者的视角记录了上财的四位哪吒(两男两女),
看完后会发现——
正因为看似注定,所以他们才享受改变的过程。
义无反顾,方得自由。



哪吒1号

这是一个人影响一群人的故事。

“在外闯得越久,家乡情结就越深。

对村里孩子的帮扶,我会至少做到60岁。

佛不渡人,唯人自渡。


今年是@王鹏(EMBA在读,应本人要求使用化名)在外打拼的第15年。独自在外的他,常常会想起家乡的很多东西,出现频次最高的,是村里的小学。


“村里就一条路,家在这头,学校在那头。从家出发沿着路走啊走,一会就到了。村里的孩子基本都在这里念书,因为初中只有镇上才有,所以毕业后,大家就都出村了。”虽然已经做到了某IT上市公司销售总监,可王鹏仍谦虚地认为自己的工作不好不坏。在他的印象中,村里很多人都混得不错,可他们中的多数,王鹏再也没有在村里碰到过。

 

17年回家的时候,王鹏特意去小学兜了一圈。“学校里有100多个孩子,但是一些教学硬件并不能很好满足大家的需要。当时我就觉得必须要为母校做点什么,因为它本应变得更好,但是它很久没有发生变化了。

 

很快,一批价值数千元的文具和书籍走近了课堂。

 

比起简单的财务捐助,王鹏更看重精神层面上的引导。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谁的人生不限制于童年?他希望这些捐助可以帮助孩子们树立起爱的能力,并留下美好。捐助已连续开展了三年,王鹏打算至少要做二十年,也就是做到60岁。他希望过程中不但可以累积丰富的经验,更能耳濡目染带动周边的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曾经我的追求是通过拼搏收获财富和身心的富足,但其中缺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那就是回馈我的母校,是她给予了我知识和人生的启迪,帮我开启了追梦的旅途。佛不渡人,唯人自渡。母校改变了我,所以我现在必须尽绵薄之力回馈她,希望她能帮助更多孩子改变命运。”



哪吒2号

四大又如何?

公募基金的黄金年代又如何?

边考CPA,边与男友(同事,现在的老公)一起离职。


@2017P2 徐雪吟加入普华永道(PwC)公募基金项目组的时候,正值公募基金发展的黄金年代,“我觉得自己在见证这个行业最好的时代,可那时的我总怀疑自己处在一个不好的时代”


多数人对四大的看法是“拼命工作、天天与大客户打交道、业务遍布全球”,而公募基金组更是以工作量著称。入职第三年,徐雪吟成为了现场审计负责,连996都成为了奢望。


“别的项目组一个忙季一起努力完成一份报告,每个人做好螺丝钉就行。但我们这儿行不通,全行业有数以千计的产品数量,我们面对的是整个行业半数以上的产品审计报告。面对茫茫多的客户,手里同时握着上百份报告成为了家常便饭。而且我还在准备CPA考试。”想拿到CPA证书必须要通过6门考试,每门的通过率不足20%。


忙可以,最怕的是忙得毫无头绪。“报告大多是重复劳动,时间紧、任务重,我总是觉得自己没法建立起对行业的深度理解。慢慢的,这份外人看来还不错的工作带给我更多的是累与不甘心。”


6年前的夏天,徐雪吟和男友(当时的同事,现在的老公)一起离开了PwC。“我告诉自己,今后无论往哪儿走,至少都告别了原点。”



离职之后,夏天依然还是属于CPA,而顺利拿到CPA证书之后,徐雪吟在银行、资管行业兜兜转转最后又回到了公募基金行业,当年说的告别原点到最后却是找回了初心。职场并不只像审计报告一样非黑即白,面对挑战,既需要像数字一样去推理和勾稽,也需要世故人情来舒缓和调节。离开公募审计行业,行业发展的速度更快了,正所谓牛熊切换的是市场,冬去春来,不变的是坚守着的人。


“我对现在的状态挺满意的,成长就是跟自己较劲,看看能耐究竟有多少。这不两年前,我跟老公同时来到了上财MBA嘛,队友成为同学,还挺有趣的,不过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哪吒3号

46岁的时候,我告诉父亲我被上财录取了,

父亲说,

你那得意模样就像小时候拿到了最喜欢的玩具。


@2019WF 靳爱军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同时也是19级上财新生中年龄最大的那一批。

同事和下属眼中的他,资深而有决断力。7年合资公司再加上16年外企的从业经验,让他一步步从文职助理走到了外企大区总。走马上任的第一年,就将连续亏损7年的大区扭亏为盈。

可他面前始终横亘着一座难以逾越的山

“父亲是大学生,63年毕业后从事汽车行业,既带领团队取得过关键技术的突破,也参与制定过行业标准。对我的工作能力,他是很认可的,但第一学历与他相比实在不值一提,这也成为了他深深的遗憾。而且12岁的儿子马上要读初中了,作为父亲的我总要树立个好榜样才对。”

靳爱军也想过,就算不读书,似乎情况也糟糕不到哪里去,工作依旧顺风顺水。直到一次某个关键项目结束后,老总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要是有金融背景就更好了。” 他听得头皮发麻。

于是他决定搏一次,第一件事就是专程从北京到上海来了解招生政策。

20岁的不认命,是一种义无反顾的冲冲冲;40岁的不认命,更多了一份从容和稳健——因为知道目标在哪里,所以顶住压力去做就行了,年纪和阅历反而成为了助力

别人一天滚200个单词,他滚700个;
第一次模考得了126分,一边告诉自己乾坤未定,一边争分夺秒,走路带风;
数学书上的题来来回回做了3遍,逻辑更多,外加每天一篇小作文练手。

2019年6月12日,收到了录取通知书的他在后台写道:


哪吒4号

项目经理突然离职,

领导让毫无经验的我负责整个项目。

一个月后就要交标,

没有经验、没有时间、没有人听我的。
最后竟然做成了。


@2018F 徐曌是一名建筑学硕士,她曾在上海建筑科学研究院工作过两年。建模,绘图,反复讨论和修改是她的工作常态。

她一向重视工作中的规划性,看到一切按照流程按部就班的走,她觉得很安心。

但凡事皆有例外。2017年3月,5家知名设计院竞标湖南某一江两岸城市设计项目。这个项目困难重重,首先拿到标书的时候距离招标只有一个月了,这对于58公顷的项目来说可谓分秒必争;其次,设计中很多是大家从未接触的内容;最后,项目经理不堪重负突然离职,整个团队节奏被打乱。

领导找到了徐曌,希望她能负责后续跟进,“整个团队只有你是规划专业出身。”从来没有统筹项目经验的她被迫赶鸭子上架。

她知道,以她的资历和经验,最后没有中标再正常不过了。但这一次她相信事在人为,一定要带领团队脱颖而出。“开始不好,不代表结局不好。”



她碰到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同事根本不听她的。“同事都是名校海归硕士,而我只是个国内本土硕士,工作时间也不长,所以并不能让人信服。”有位男同事不愿意加班,整个进度被拖慢,徐曌没办法当场拍桌子跟他吵了起来。


之后,徐曌主动跟领导请教管理经验,提前做好工作计划。她总是第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离开,“实在找不到方法推进的时候,花更多的时间扑在上面,是一定有效果的。就像在上游开闸放水,下游总得过一阵子水势才会升上去。项目渐渐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慢慢的她也得到了同事的理解和支持。



“直到中标结果出来前,心中都是忐忑的。”这段经历,让徐曌觉得成长特别快。“结局皆大欢喜。越努力,越幸运;不认命,打赢它,也就跨越了自己。”



大家常幻想着事事如意,
生活和工作毕竟没有饶过我们


反而越是这样,我们越能感受到荧屏上那个脚踩风火轮的小英雄,喊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时候是多么霸气,又是多么可贵。


毅然决然的为自己做决定,为想做的事不顾一切。


完事后才发现:
——其实也没那么难,
——真要做也就做了。

你也一定有那么一刻,

深深感谢过曾经勇于迈出脚步的自己。

请在留言区说出你的故事,哪吒们!


不认命

就是我的命

精彩华章

  • 媒体报道

  • 学员活动

  • 华章上课实录